Speak English, make friends
Share your experience...

群体心理学,我们在群体里如何思考与行为? PET双语沙龙精彩回顾@3/17 | Group Psychology, how do we think and act as a group?

chan chanda 2021-03-31
这个话题的灵感源于我一直潜在的反集体主义和反主流意识形态情绪吧。我记得小时候,无论是一个班级刻意孤立某个小朋友,还是电视上宣扬的某种美的标准,必须遵循的道德准则和生活方式,都让我对集体主义保持着警惕。尽管我也会试图融入身边的群体,与它潜在的规则周旋,并发展出一个“集体人格”(比如在众人面前我倾向于表现的更加开朗,活泼,有好人缘),我很难完全认同某个集体,并且刻意与之保持距离,游走在其边缘,这也包括许多人以为活在象牙塔,或者净土里的学术群体。我在读博期间感受到的是,学术体制保护下的大多数人,如同任何体制组织起来的大多数人一样,总是有其俗不可耐,愚不可耐,麻木不仁的地方。 这种潜在的反集体主义情绪逐渐显性化是最近。纵观近几年的政治动荡,无论是脱欧,美国总统大选,还是中美关系恶化,都反映出全球渐呈分裂态势。根据性别(女权热),阶级(中产自嘲为“打工人”),民族(民粹主义四起)划分的阵营互相混战。个人要抽离这些阵营和阵营所代表的价值观,来独立思考,变得越来越难。 而这个现状,又因网络科技的发达变得越发严峻。前段时间我在社交平台上试图为一位因所谓的“反华”言论而被声讨的外国友人辩护,遇到舆论的巨大阻力。相信我们都曾感受过,在微信群里,在某个微博热点话题的评论区,总是有某种一边倒的“言论”,持该言论的大多数在谴责少数人时,是理直气壮的。愤怒的情绪,非理性的,煽动性的口号总是能加速传播,传播媒介本身的特点决定了有质量的讨论几乎不可能发生。社交媒体在把很多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也让人们之间更加分裂,只营造了虚假的言论自由假象,事实上,我们没有更加自由。 这种集体主义内在(inherent)的“无理”,甚至“暴力”,也非常容易被掌握权力的“看不见的手”所利用。前段时间剑桥分析团队操纵脱欧和川普当选的两大政治事件已经证明了权利高层可以通过操控舆论来影响大多数人的言行。只要大众接受的信息(新闻,广告)都是类似的观点,他们的视野和信仰就会这样被轻易塑造。主流意识形态通过这种方式狡黠地渗透在大众的认知体系里,认同这些意识形态的大多数人又会主动碾压少数反对者,知识与权力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闭环。 我承认这个话题的初衷是极富政治色彩的,但是我不想太露骨,只是想从集体心理谈起,引发大家思考个人和集体的关系,并反思一些我们习以为常的主流理念。另一方面,我也意识到,要对现状作出一些改变,唯一的途径也是凝聚志同道合的人,形成一个个小集体,或者微观环境,从而逐渐改变大集体和宏观环境。某种程度上讲,人类的文明史就是人探索集体主义的两面性的过程吧。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环节自然是辩论环节了。辩题是“个人为社会存在”,还是“社会为个人存在”。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我有几个朋友在场,而他们选择站哪一方与我对他们的印象不谋而合。正方“个人为社会存在”的一方是比较保守的,中年男性居多,作为某种程度上的社会秩序的既得利益者,更加倾向于相信社会秩序的力量。而反方“社会为个人而存在”的一方是偏自由的,大多数是年轻女性,且有留洋背景。这一点有力说明,我们自以为自由作出的判断和选择,其实早已由我们无意识认同的集体,和集体意识形态所决定。 辩论过程中许多发言令人印象深刻。正方“个人为社会存在”一辩Alex出场就气势汹汹,他的发言十分像卢梭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里的论证,强调人性本身是自私自利,趋利避害的,会因为要抢夺资源而进入战争状态,所以需要建立社会,好和平共处。只不过他比卢梭狠多了,一句“Kill that person”三次震慑全场(triple kill)。还好反方一辩chenchen临危不乱,迅速抛出了“社会由个人组成,没有个人就没有社会”的观点。双方亮出基本论点后,大家不断补充完善,亮点连连。在反方发言的最后一轮时,我作为反方三辩试图回应Alex的观点,我大概的意思有两层,第一,正因为人性是趋利避害的,所以我们需要社会来保证大家不进入互相杀戮的阶段。这是“社会契约论”的基本观点,但在这个观点中,社会制度和组织方式只是一个工具(means),而非最终目的(end),正如建造一所大楼是工具,最终目的还是服务住在里面的人。第二,将社会作为最终目的已经导致了许多灾难性后果。许多统治者,正是把“社会”变成一个承载其阶级利益的“大帽子”,一个抽象概念,一个可望不可即的存在,用来无限压制受剥削阶级的欲求和控诉。为了社会的稳定,和谐,为了整体的利益,可以牺牲少数人的利益,这便是法西斯主义和斯大林主义在说服大众屠杀少数人时的说辞。 中规中矩的轮番发言过后进入了漫长的拉锯战,大家拍桌而起吵得不可开交,你来我往持续了好几个回合,一直到餐厅关门,路上还有人讨论。这也许说明大家对于个人与社会的冲突与融合都是很有感触的,充满正义感,而且深刻关怀人类命运。
做主持人的最大感受是组织,引导一场对话的快感吧。有些问题设置得不够周到,比如第一个讨论话题是“what group do you identify with”? 但我并没有定义“group”,也没有进一步解释“identify”的意思,发现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和我预期的有所差别。 之后与我预期相同的是,当我问”how do you think people act differently in a group compared to when they are alone”时,大家说的比较正面,比如个人在群体中更加礼貌,周到,富有同理心。而下一个小组讨论中,当我引导大家反思19末20世纪初一些心理学家对于大众心理中固有的愚昧和野蛮的剖析时,大家有些不知所措。这也印证了我的一个想法,20世纪的历史离我们已经有一些遥远,上个世纪的一些痛点和所谓教训已经不再能够触及很多现代人的思想和心灵世界了。 最后当我们在讨论大众心理是否容易被政治和商业操控时,大多数人表示了赞同。我发现,经过几个环节的讨论,大多数人开始积极思考周边被自动接收的想法,观念,信仰,选择,和背后“看不见的手”。加上最后一个环节大多数人站在了“个人优先于社会”一方,我认为这次讨论的引导性得到了某种实现,即,我想唤起的某种对集体主义的警惕得到了大家的共鸣(我就是那只“看不见的手”哈哈)。当然,这只是一次实验性的讨论,它也从侧面证明了,我们接受的信息,和这些信息在我们当中传播的方式,确实会影响我们的想法和选择。
我的收获非常大。我亲自观察了一个群体里个体如何展开讨论,修正想法,如何互相影响,对峙。在辩论环节,也能看到一个人如何通过煽动大众情绪来影响他们的想法,大多数人的观点如何会对少数人产生压力。 但是,正如我的朋友Alec所指出的那样,我的问题设置的形式,是某个(对大多数人稍显晦涩的)理论或者观点,并请大家表示支持或者反对,这种问题思辨性过强,很多时候,大家除了yes和no, 也很难有别的可说。下次在设置问题的时候,我想我应该想办法让大家先发散思维,从身边鲜活可感的人和事出发,再上升思维的高度,抽象出某个概念,理念,理论,等等。 在辩论环节,我想应该有一段自由讨论时间,让双方确定主要论点,确定一二三辩;辩论过程中,最好有一位主持者来限定双方发言时间,监督辩论流程,设置一对一的攻防环节。

Host / 分享人
chan chanda / 学生
My name is Chan, PhD candidate at UCL doing English Literature. I research on spatial theories and science fictions of J.G.Ballard. In my free time I enjoy reading, writing and dancing Tango. I’m seeking to publish my own novels and building up communities where we could share food, books and conversations.

PostEnglishTime, Speak English, make friends, be interested in people and connect the world
PET后英语时代|聊英语,交朋友,关注他人,连接世界
PET is a high-quality network of English-speaking international youth in Beijing. We organize various social activities and provide various community services. Our mission is to build a high-quality community of locals or expats who are interested in culture, language, technology, and humanities.
PET创立于2011年,从一个集语言学习,社交与知识分享的英文爱好者社区,现在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更加包容与多元的国际青年社区。我们致力于成为国内外朋友都信赖的高质量社区,并为广大外语爱好者,外国友人提供线上线下不同类型的语言交流活动与不同主题的分享与社交活动,及其他社区服务。在这里有趣的灵魂将自由连接,平凡的生命也一样精彩。
ABOUT
About us
Team
Change Makers
EXPLORE
Experience
Gallery
Feedback
ESSENTIALS
Membership
Daily Reading Plan
Book Group

Post English Time

PET is a community of English lovers where you can speak English, make friends and share your experiences.
Loading